自个儿对北大有着深入的多谢之情,讲坛实录

来源:http://www.frontrowLondon.com 作者:学信档案 人气:61 发布时间:2019-09-18
摘要:就在这些老师不断的关爱中,我们得以成长。就在复旦大学浓浓的学术和精神文化(氛围)中我们得以成长。所以,复旦是我们的家。我非常骄傲我是复旦的一分子、我是复旦人! “现

就在这些老师不断的关爱中,我们得以成长。就在复旦大学浓浓的学术和精神文化(氛围)中我们得以成长。所以,复旦是我们的家。我非常骄傲我是复旦的一分子、我是复旦人!

图片 1

“现在的大学生已经不像我们那时实施计划分配了,你们可以有多元的选择。但是无论是选择什么样的工作岗位,都应该扎扎实实做事。”朱民认为,重要的不是别人如何评价我们,而是我们对自己的工作岗位要有责任心,是自己选择的路,就要认真走下去。“从职业角度来讲这是一种职业道德,对社会而言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感。”

我对复旦怀有深深的感恩之心!我们是77级的第一批走进复旦大学的学生,(今天有)华民在这里、黄亚钧在这里。我们进入复旦以后,复旦的老师们对我们非常好。我觉得那时候是何等意气风发的时代啊!我们有陈观烈老师教我们《货币银行学》,那是国内第一次开这门课,这门课堂堂爆满,永远是学校最好的课。我们有张薰华老师教我们《资本论》,他的“圈圈论”到现在我们仍记忆犹新、还在使用。我们有洪文达老师,教我们《当代资本主义论》,他提出了帝国主义的腐朽性,同时还在论证资本主义的发展。我们有洪远朋老师一个字一个字地教我们《资本论》,所以到今天我偶尔还能把资本论背两段。我们有马之騆老师教我们《国际贸易学》,我们有施岳群老师教我们《东欧经济》。那是何等美妙的时代啊!我本人经过了十年的工厂生涯后回到了复旦,在复旦如此幸福的得到了那么多老师给我们知识。复旦给我们的人生垫了第一桶知识的金!这是我们的第一个人生起点。

劳春燕:再次感谢三位嘉宾,也谢谢今天前来倾听文化讲坛的朋友们。特别感谢那些从一开始就站在过道,两个半小时一直站到现在的听众们。 (全场鼓掌)

将学成之后报效祖国定为最明确的目标,似乎是那个美好的80 年代所独有的纯真和热血,在那一代年轻人心中蓬勃成长的爱国主义和集体主义的价值观以及坚定的理想主义信念,如今依然能在朱民的眼睛里看到昔日闪闪发亮的痕迹。“当初毕业留言时,一位师兄的话非常打动我:认认真真做事,清清白白做人。我认为能做到这些就已经足够了。”

感谢亚钧的邀请!感谢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的邀请!使我有机会又一次回到复旦,和各位老师、各位同学有一个沟通和交流。今天我是特别地高兴!因为这是我们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三十周年的系庆。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高兴、也是非常值得记忆的时刻,当然也勾起我很多在复旦的记忆。

陈健:我们前三十年的战略机遇期有一个特点,就是世界忘记了我们,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们悄悄成长起来。但以后的十年我们将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展,所以应该说,以后的机遇期还存在,但是麻烦比过去大大增加。为什么当时我们能悄悄地成长起来?第一,当时前苏联解体,西方国家忙着消化胜利成果,又忙着打伊拉克战争、对付恐怖主义,使中国有了空前难得的战略机遇期。但我们的战略机遇期不能光靠这些,还得靠我们自己积极争取。所以今后十几年,我们的战略机遇期既取决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是否会联手遏制中国,也取决于中国如何化解可能出现的态势。(全场鼓掌)

听到记者的这个问题,从走进逸夫科技楼到在接待室中坐定,神色一直沉稳庄重的朱民,眼角也泛起了层层的笑意,似乎是被牵起了一段美好的回忆。

(本文由王尧基根据致辞录音整理,标题为编者所加。)

朱民:抓住全球化的机遇,我们正站在一个新的历史时期的起点上,拥抱世界,永远不要忘记你们的责任,永远不要停止内心对真理的追求和渴望,你们的未来一定会比我们好得多得多得多。 (全场热烈鼓掌)

“生活在当下,你的所作所为都会被记载到历史中,所以我们要奉行低调做人扎实做事的原则。”谈到践行复旦精神,他认为最重要的是有一颗平常心,无论是在最基层的岗位还是领导岗位上,我们都应该明白岗位是工作需要,不会伴随人的一生。

谨此,我衷心地祝愿复旦世经系在未来的三十年取得更大的成功!我衷心地祝福复旦世界经济系、经济系和所有复旦大学的老师们身体健康、笔耕不辍,思想的河流中永远流淌着创新的著作!我衷心地祝愿复旦的学生们在复旦这个如此美丽的花园里成长、壮大!

复旦的文化好,教育特别踏实,所以复旦的品牌给了我们复旦人很大的骄傲。复旦人在全世界工作,很多人都做得非常好,像哈佛大学统计系主任是复旦大学78级数学系的校友,我的母校普林斯顿统计系的主任也是从复旦出来的,在华尔街差不多有160来个复旦人进入了管理层级别。(全场鼓掌)全世界遍布着复旦人,是复旦的骄傲,是复旦的财富,这些对我来说都是非常骄傲和自豪的。 (全场鼓掌)

“为什么同样是读上几年书,我们在复旦能比在其他学校有更大的收获?”回想起当年在复旦求学时异常优质的学术和教育资源,朱民感慨万千。他清楚地记得,为本科生上课的都是名教授。由于传统的教材已经不再适用,本科生所使用的几乎所有教材都由各科老师亲自编写。从每一次的教学互动当中,学生都能大获裨益。

三十年过去了,复旦大学的世界经济系走过了辉煌的历程,培养了无数的学生,为社会贡献了无尽的知识,也提出了很多改革开放的政策建议。三十年回首看,当然辉煌!三十年往前看,前景更是美好!今天整个世界的经济、金融发生了根本的变化。这次金融危机彻底的改变了世界经济、金融的版图。我们以前看到的金融帝国开始崩溃。我们以前看的带着光环的华尔街的巨人走出了历史的舞台、灰暗地离去。整个(世界)金融的规模在变化、整个金融的格局在变化。今年是60年以来,中国第一次对全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超过50%。在未来的几年里,全世界经济增长的重心会移到亚洲和中国。这是一个何等辉煌的新纪元的起点?!这次金融危机毫无疑问对传统的理论提出了一系列的挑战:金融危机挑战传统的市场经济和市场有效性的理论、金融危机挑战传统的委托代理理论、金融危机也挑战传统的危机理论。这一切,当然给我们的学术研究给出了未来宽广的空间。所以,我相信:过去的三十年,我们复旦大学的世界经济系走过了辉煌的历程;在未来的三十年,复旦世界经济系会有更灿烂、美好的未来!

章晟曼:我只说半句,(全场笑)毛主席说过,世界是你们的。我说,世界是你们的,中国是你们的。 (全场鼓掌)

“这次重返母校,朱之文书记送了我一件礼物。”朱民微笑着说,“他将我大学时期的成绩记录送给了我。如果我在大学时期偷懒,没有好好念书,那么我现在拿到这份成绩一定会脸红。”说完,他又笑着补充道:“好在我当初没有偷懒。”

我对复旦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因为复旦的老师永远关心我们。2002年,我记得是冬天的时候,陈观烈老师给我写了一封信,亲笔写了长长的一封信,邀请我在他编的书里写一篇文章。我把我的文章寄去,4个月以后书到了我的手里。观烈老师亲笔写了序,序里还讲到25年以前在课堂上我怎么样跟他讨论、怎么样跟他辩论。我拿到书的时候,观烈老师已经作古了。捧着这本书,我的眼泪潸然而下,因为这是复旦的老师对我们学生的殷殷之情。

首先有请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先生致辞! (全场鼓掌)

复旦打下的扎实学术根基

编者按:2010年2月24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复旦校友朱民被任命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特别顾问,引起世界媒体的关注和热议。朱民校友对复旦有着深深的感激之情,经常与母校老师联系、交流,关注母校发展。2009年12月26日,值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成立三十周年之际,应我校世界经济系主任、证券研究所所长黄亚钧教授的邀请,朱民博士在我校美研中心发表致辞及专题演讲。其致辞发自肺腑,生动感人,深情回忆了自己在复旦的岁月、表达了对母校老师辛勤培育的感激之情。今刊发致辞,以飨读者。

文化讲坛体现了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的社会责任和文化追求,是复旦师生熟悉的品牌活动。自2005年以来,复旦与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已联合主办了四届文化讲坛,这些活动拓展了师生的文化视野,丰富了校园的文化生活,扩大了学校的社会影响,借此机会我向解放日报报业集团表示衷心的感谢!(全场鼓掌)我们期待双方有更加精彩的合作。

“在学校学到的知识,会随着日后工作经验的积累而不断更新。但是正确的为人处事的态度是扎根在心里的一颗种子,随着时间的增长,会生长发芽。”

我对复旦大学怀有深深的感激之情!因为复旦不但给了我们知识,复旦的老师更给了我们做人的哲理。在陈观烈老师住的高楼里,每每微风徐徐,观烈老师跟我们侃侃而谈,谈世界金融、经济的格局,谈他在哈佛的岁月。我还记得我跟洪文达老师住的地方是一街之隔。我经常走到他的家里,去听他讲他对世界经济和政治的发展看法。大家都知道,洪文达老师在历史上曾经受了很大的不公待遇,但在我了解老师的三十年里,他从来没有一次提过那段历史。他只是关心着国家的未来、关心着我们的成长。当然,在洪老师三层楼的小屋里,我也没少吃洪老师亲手烹调的各种美味。偶尔,我也把他的儿子拽到我马路对面的小屋喝几杯啤酒。张薰华老师的家永远是我们宁静的“港湾”。伍(柏麟)老师当时是我们的系副主任,尹(伯成)老师是我们的班主任。虽然他们是那样的权高位重,但他们经常到我们的宿舍,一个操着浓重的绍兴腔,一个是软软的苏州话,和我们彻夜畅谈。就在和老师一次一次的沟通中,在他们宽广的胸怀里,在他们的人生履历的经验之中,我们逐渐懂得人生。

热,不仅仅是因为天气热,更主要的是今天的文化讲坛非常热,出现了抢票热。所有的坐票,昨天一天就 “抢购一空”了,而且站票都得“限量供应”。 (指着第一排座位前空地上席地而坐的几十位大学生听众)大家看到了,今天我们前排就坐的不是领导和嘉宾,而是我们的同学们! (全场笑,鼓掌)你们非常幸运,抢到了这么好的位置。 (全场笑)我还了解到,现在门外还等着300多位热心听众,他们也想进来听,可惜这里实在无立足之地了。

“能够进复旦学习是一个非常珍贵的机会,在学期间一定要多学,多问,不要浪费时间;今后走上社会,还是要扎实工作。”朱民复旦学子提出了殷殷期望。他说,尽管这一代年轻人走上社会的起点不一致,“拼爹”、“拜金”等社会风气可能会大行其道,但路最终都是自己走的,即便是父母也不可能陪伴一生。

回来以后,我见到蒋学模老师。蒋老师握着我的手,他从他的口袋了摸出一个破旧的信封。那个信封里是我们在20多年前写《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稿费——四百四十七块两毛八。他说;“朱民你回来了,这是我给你留的稿费,现在我终于能把它交给你了。”然后,他握着我的手还说:“朱民你回来了,我们非常高兴,我们为你感到骄傲!”我一个学生,在如此的前辈之前,我怎么敢骄傲,这是我们老师对我们学生的厚厚关爱!今天,蒋学模老师也已经作古了。

大学的根本任务是培养人才,为社会造就和输送更多具有全球视野、中国智慧的高素质创新人才是大学的神圣使命。我们要创造更多更好的条件和机会,让学生学习优秀的传统文化,弘扬民族精神,继承传统美德,培养中国情怀,树立为国服务的志向;要创立更多更好的条件,让学生拥有宽阔的知识基础,了解掌握多元文化,学习吸收人类一切优秀的文明成果,增强国际交往能力,提高在更广阔的舞台上参与国际竞争的能力和水平,为国家和人类发展作出更大的贡献。

1980 年9 月,朱民考入了我校经济系。即使是在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朱民也清晰地记得自己在复旦的三段求学经历。从1980年到1984 年,他作为本科生就读于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1988年到1989 年,他回到母校在西方经济助教进修班学习,此后的三年中,他又在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完成了研究生学习。

谢谢大家!

最后,再次感谢各位校友、嘉宾和同学们的参与,预祝本届文化讲坛圆满成功,祝各位校友在母校度过愉快的时光。谢谢大家! (全场鼓掌)

解读复旦精神

1995年,洪文达老师到美国访问时,他专门找到我。他跟我说,朱民,像你这样的人应该回国。跟洪老师做了彻夜的畅谈,我下决心回来。可我的岳母有很大的顾虑。于是,洪老师离开他住的旅馆,搬到我们家,在我们家住了两天,和她细细长谈、帮她做家务、做她的思想工作,使她放心。9个月以后,我回到了中国。

为什么我刚才说今天的文化讲坛也是7年来比较 “高”的一届?因为今天我们请到的三位嘉宾,他们是目前或曾经在国际组织中担任最高职位的中国人。 (全场鼓掌)但是,不管他们的职位有多高,他们始终有一个身份未曾改变,那就是,他们都是复旦人! (全场鼓掌)

“在经济系时,每次上课老师都会和我们探讨,我们的教材编写到这一阶段时,学术界有哪几种观点,我们为什么要采用这种观点。”对当年这种探讨互动的教学模式,朱民记忆犹新。他坚信,这大大地拓宽了学生的视野,因为学生接触到的不仅仅是课程本身,更是所有与课程相关的国内外学术界的研究成果。“教材编写的过程对于老师来讲也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过程,在这个过程中教师会直接和我们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朱民说。

图片 2

“您的大学生活是什么样的?”

复旦大学学生:记得上世纪80年代一些诺贝尔奖得主聚会时曾说,人类要发展,要重新找到通向未来的希望,就要回到2500年前孔子的时代。这意味着要从中国智慧中去寻找未来发展的方向。你们怎么看待这种说法?你们个人在工作和日常生活中,又是怎么运用中国智慧的?第二个问题,刚才你们在演讲中都表现出了高超的沟通能力,我想问的是,你们个人怎么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我们国家又怎么能做到既有中国尊严又有世界立场的表达?

母校的礼物

前三十年,世界没有注意到我们,我们悄悄成长起来。但以后的十年,我们将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展

“我也许很难具体讲复旦精神是如何影响我的,但不可否认的是,它对我的一生都有着重大的意义。”他诚恳地说,受良好的教育,受高尚的人格魅力的影响,这种学生时代潜移默化的濡染和习得,对于学生的成长乃至一生的经历,都是益处良多的。

复旦给了我很多,复旦教给了我思想,教我做人,教我用开阔的心胸看天下事,也教我怎么样坚韧不拔地往前走。

“昨晚我还一个人校园里走了走,看到学生宿舍前的排球场还在,想起了我学生时代爱打排球。那时除了图书馆,排球场就是我最爱去的一个地方了。”谈起学生时代,朱民动情地说。

在全球化的背景下,行行都有机会,没必要把就业的眼光单纯放在金融业上

朱民:汉族,1963 年9 月出生,江苏昆山人。分别于1984 年、1992 年毕业于经济系政治经济学专业,经济学硕士、高级经济师。现任中共江苏省徐州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

劳春燕:今天非常感谢我们三位学长能够回到母校跟我们的老师、我们的学弟、学妹们做深入和恳切的交流。最后也送上我的祝福,在未来的某一天也许你们也会成为国际组织的领导,而且把“副”字去掉,实现我们几位学长的嘱托。 (全场笑)

“复旦的学生应该有这样的自信:我能够被社会所接受,我能够为社会作贡献。我们在实现自我价值的同时,也要实现社会价值。”朱民说。

解放日报报业集团 《讲刊》记者王一:请问章晟曼先生,世界银行是一个世界性的舞台,花旗银行是一个重要的金融平台,从世行到花旗,您观察世界的眼光和思考问题的方式有没有发生变化?和世行相比,您在花旗银行是怎么贡献出中国智慧的?

“毛主席曾经讲,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共产党就最讲认真。如果我们做事都能认真,就没有什么会做不好。”朱民坦言,复旦精神伴随着他走上工作岗位,包括在后来在长达十多年的从政生涯里,影响着他对大大小小每一件事的态度。

拥抱世界,永远不要忘记责任,永远不要停止内心对真理的追求和渴望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我国正处于改革开放的初级阶段,经济领域的改革和开放是国家关注的焦点问题,因而与经济学专业有关的研究和教育也应运走在了时代的最前沿。朱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复旦为他的求学生涯打造的优异平台,作为第一步,这为他之后的人生之路和从政生涯都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朱民:中国文化毫无疑问是世界上最灿烂的文化之一,从春秋战国开始,孔孟的仁,韩非子的法,墨子的非攻,庄子的逍遥无为,再到朱熹,到禅宗,整个文化体系是辉煌壮丽的。在同一时期的古希腊,有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其实他们之间是有相通性的。但我一直觉得中国的文化在那个时候是灿烂和超前的,而且这个文化到今天看来也还是非常灿烂的。因此对这个文化的弘扬和发展非常重要。儒家、法家、墨家、老庄,虽各家主张不同,但整体来说都是融汇于中国的大文化之中的,这是可学可用的,不必拘泥于某一方面。我自己喜欢读书,读有关中国文化的书每每有所思,每每有所获。这是文化的智慧。

在朱民看来,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尽职尽责也是回报母校最重要的方式。他在离开母校之后,辗转多个工作岗位,在企业、高校、市县政府,省级机关都曾任职。在1984 年到1992 年间,他曾任苏州丝绸工学院教师、经济学教研室副主任,但是在教了几年书之后,他发现“学经济不仅要研究理论,更要付诸实践”,于是他辞职去了企业部门。“90 年代流行‘下海’,但我没想到后来我又被‘捞上了岸’。这中间的选择有主动也有被动,但最重要的是,在每一个工作岗位上都要踏踏实实地做事。”他认为,做好自己的工作,能够对社会有所贡献,也就是对母校最好的回报。

我是恢复高考后的第一届大学生,进校时,蒋学模老师、洪文达老师、张薰华老师对我们特别好。所以我觉得复旦的教授是我们的第一个骄傲,在我人生道路上,他们对我的影响非常大。很多事情虽然很小,但是他们都记得特别牢,包括你刚提到的稿费这件事。这是老师对学生的关切、嘱托,我觉得这是复旦特别好的传统和文化,是复旦的骄傲。

“对复旦精神有很多解读,有的人解读校训,博学笃志、切问近思,但我的理解其实很简单。”说到这里,朱民的语速微微放缓,但每一个字都更加清晰有力。“那就是,内敛,不张扬;扎实,不浮夸。”每一个字都沉淀着朱民在复旦学习和生活的思考。“复旦教给我最重要的东西,不仅仅是专业知识和技能,更是一种为人处世的态度和方式。”他感慨颇深地说,复旦的教风和学风都十分严谨,无论是教师还是学生,在教学和生活当中,为人都比较真诚,没有权、利、欲的争夺。

有人说,世界的模样,取决于凝视它的目光。支撑这个感性表述的,其实是一个重要的文化命题,就是我们如何竭尽所能来明白自己、表达自己、懂得世界。今天文化讲坛的主题,实质上就是指向这两者的关系,并期望一种更好、更和谐的相处之道。

图片 3

今天,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文化讲坛又一次走进复旦校园,与复旦大学校友会、上海论坛联合举办,我们邀请到了三位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复旦校友共论 “全球视野与中国智慧”。首先,对嘉宾们的光临表示热烈的欢迎! (全场鼓掌)

图片 4

新闻晚报见习记者舒晓程:近年来中国金融业的发展非常快速,这个行业也在众多年轻人心中成为了性价比非常高的行业,在大热的背景下,还有更多其他行业的年轻人纷纷投身到金融行业中。请问章行长、朱总裁,怎么看待这股“金融热”,这股热潮对于中国未来金融业有什么影响?

朱民:我觉得不能否认全球金融热。统计表明,在过去40年里,全球GDP(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了4倍,而全球银行业资产增长了14倍。这说明金融业的增长速度远远高于实际GDP的增长速度,金融业的扩张非常厉害,所以就使得金融业成为了一个很吸引人的行业。全世界都是这样,包括在美国,越来越多人到华尔街去,好学生也热衷于投身金融业。同时,我们要看到,金融业是一个高风险的行业。你在选择这行的时候,就要明确你能承担的风险和能力,因为金融业波动特别大,所以压力也很大,风险也很大。金融业还有一个特点,它的道德标准特别高。很多案例都是因为交易员道德底线丧失闯了大祸,一个交易员的失误甚至可以损失掉几十亿美元。所以我们看到金融业高速扩张的同时,也要看到风险和它的道德标准。此外,人才的选择是有市场性的,人才流向金融业无可厚非,但是在目前的国情下,我觉得很多行业都是朝阳产业,特别是全球化的背景下正在产生无数新的机会,可以说行行有机会。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没有必要把眼光单纯放在金融业上。 (全场鼓掌)

各位来宾,老师们,同学们,今天来到这里演讲的三位嘉宾是复旦杰出的校友代表,在他们身上传承着复旦的精神,彰显着复旦人才培养理念。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体现了全球视野和中国智慧,他们是母校的光荣,是广大学子学习的榜样。我相信他们的精彩演讲,不仅将让同学们分享他们的成功和经验,汲取人生奋斗的营养,而且更加有助于同学们深入地思考怎样为国服务、为国分忧、为国增光,从而树立远大的理想和志向,坚定奋斗的目标和信念。

在全国平面媒体中率先创办的文化讲坛, 7年来,我们始终坚持开放的文化心态,开拓瞩目世界的文化目光。我相信,今天三位具有世界性履历的嘉宾,对此会有不同寻常的见解。谢谢大家! (全场鼓掌)

图片 5

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在复旦大学迎来建校107周年之际,我们与解放日报报业集团联合举办本届文化讲坛,邀请三位在国际组织中发挥重要作用的校友回母校演讲,在此,请允许我代表全校师生对各位校友和嘉宾表示热烈的欢迎! (全场鼓掌)

从世行到花旗,作为中国人的形象没有变,第一是能力,第二是待人处世,第三是人品

劳春燕:是不是可以再加一句注解,好日子远远没有到头?(全场笑)

章晟曼:金融业是一个很重要的行业,金融业也确实是一个很能锻炼人,而且薪酬高的好行业。但我认为,就西方国家而言,金融业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了。但是对我们国家来说,我倒不这么认为,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时期不长的国家,我们的金融行业离长足的发展还有距离。因此,在经济发展过程中,未来金融行业仍将是比较重要的,但是核心还是一条,要自己努力。 (全场鼓掌)

复旦大学的奋斗目标是创建世界一流的大学,在中国建设一流的大学应该要有开放的胸怀、全球的视野,体现中国的特色;应该关注和研究国家经济社会发展中面临的重大挑战和不平衡、不协调、不可持续等重大问题;应该关注和研究世界经济复苏、气候变化、能源资源、公共安全等全球性的热点问题;应该发挥大学的优势,为解决中国和人类发展面临的重大问题作出贡献。这是复旦走向世界一流大学的必经之路。

劳春燕:联合国负责政治和外交,请陈大使来回答。

而这尤其需要今天的年轻人对此做好文化上的准备,进而给出具有文化想象力的智慧表达。我想,这就是“全球视野与中国智慧”主题的更深层次诉求。

复旦教给了我思想,教我做人,教我用开阔的心胸看天下事,也教我怎么样坚韧不拔地往前走

章晟曼:这两个机构有相同的地方,更有不同的地方,毕竟一个是国际组织,一个是私人银行。相同的是这两个机构都很大。我原来以为私人机构的效率很高,后来发现在花旗这样的大机构里,要做成一笔大生意可以很快,但要搬一个小台子却要好几个星期。(全场笑)相同的地方是,这些机构都是由人构成的,人都有共性。最重要的区别是,在国际组织的时候,你出去代表国际组织,人们对你的信任度显然要远远高于你代表的私人机构,特别是近年来银行到处挨骂。(全场笑)

各位嘉宾,老师们,同学们,下午好!

陈健:《舌尖上的中国》这部片子,我才看了个开头。我觉得把中国的美食文化作为中国整个文化的一部分介绍给世界,这很好。民以食为天,全世界人民都是要吃饭的,而且中国饭馆已经遍布全世界了,要建设中国的话语权从这里开始可能比较容易打通,比起从其他领域打破西方的话语体系所受到的阻力也会小一些。谢谢!(全场鼓掌)

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

劳春燕:接下来,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请出三位嘉宾! (全场鼓掌)

解放日报记者刘璐:请问朱民先生,您曾在一次发言中回忆说,留学归国以后见到了蒋学模老师,蒋老师握着您的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破旧的信封。里面是你们在10多年前写 《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的400多元稿费。他说:“朱民,你回来了,这是我给你留的稿费,现在终于能把它交给你了。我们为你骄傲!”我想问您的是,复旦因您而骄傲,那么复旦让您为之骄傲的是什么?

我斗胆称呼我们几位校友,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全场笑)欢迎你们!(全场鼓掌)

嘉宾主持劳春燕 (中央电视台著名主持人):各位嘉宾,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全场鼓掌)

劳春燕:这就是一个学者的切身体会,和政客不一样,政客特别讲究表达的技巧。(全场笑)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的提问到此结束。最后请三位学长每人用一句话来表达对学弟学妹们的期待。

热,更主要的是指这届文化讲坛的主题热。今天的主题是 “全球视野与中国智慧”,为什么说这个主题非常热?因为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上的第二大经济体了,而且有专家分析说,十年之后我们就可能会超过美国成为世界上的第一大经济体。另外,我们还是外汇储备世界第一的国家。毫无疑问,中国是一个正在快速发展中的大国。但是,作为这么一个国家,我们怎样理解世界的声音,又怎样向世界发出我们有力的声音,这些都需要我们以全球视野用中国智慧来面对。

图片 6

第二说沟通能力。第一点,你要在说之前,先要把这件事想明白。没想明白,你又能沟通什么呢?沟通要有内容,这是沟通的前提。所以还要回到你的专业水平上,你有了专业做基础,你就有了自信。我们现在都强调沟通,我不否认沟通非常重要,但是我们讲沟通的时候,要记住表达是次要的,内容是主要的。先有想法、内容,然后才能沟通。沟通的技巧很容易,讨论、辩论、多说,更重要的是你要有自己的想法。 (全场鼓掌)

陈健:两句话。一句话给学校,希望学校能够彻底改变灌输式的教育,实现思辨式的教育,这样才能培养真正有能力的学生。第二句,解放日报报业集团文化讲坛出的主题很好,要有国际视野。在今天全球化的时代,中国的命运与世界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在全球化时代,具有国际视野才能更好地维护国家的利益。 (全场鼓掌)

朱民:不是也许,那是必然的。 (全场大笑,热烈掌声)

这里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第53届文化讲坛,也是复旦大学校友论坛的现场,欢迎大家来到这里。我是复旦大学94届毕业生,能够回到母校主持本届文化讲坛,我感到非常荣幸。你们的青春面孔,也让我感到十分亲切。 (全场鼓掌)

(互动环节结束后,嘉宾回答听众提问。)

劳春燕:谢谢朱书记的致辞。接下来有请解放日报报业集团党委书记、社长尹明华致辞!(全场鼓掌)

今天是解放日报报业集团第53届文化讲坛,这届也应该是文化讲坛创办7年来比较 “热”的一届、比较 “高”的一届。

图片 7

章晟曼:五六年前我也参加了上海论坛。当时有个说法,上海首先要建成金融中心,然后再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我认为这个说法还是基本准确的。我们国家目前有些条件还不具备,有一些在慢慢具备,但是国内金融市场发展、国内金融机构的发展这方面的空间还是很大的。此外,建设的含义本身就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蹴而就的,人民币国际化说了很多年,就是在这几年进展得比较快。我相信国际金融中心建设的这个过程也会很快,因为我们国家的实体经济需要、对外交往的需要在发生变化。所以这是一个时间问题。 (全场鼓掌)

图片 8

复旦大学学生:我是管理学院学金融的,刚才章晟曼先生提到,我们学金融的首先要面对的是能力问题,还有就是市场的问题。我们学成以后要投身金融界,上海在未来要建成国际金融中心,但仍存在一些制度性的问题,包括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利率汇率受到管制,而世界上一些金融中心像纽约、伦敦,制度更为完善和开放,所以我们学金融的学生还是有点迷茫的。请问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下,上海怎么才能成为一个国际金融中心?

陈健:一句话回答,我们现在还处于和平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之中。(全场鼓掌)

但说到作为中国人的形象,我认为是一样的。第一,像刚才朱民说的,要有能力。只不过这个能力有所不同,相对来说更专业些,宏观性不强。第二,是待人处世。你很聪明,但和谁都合不来,你也不可能干上去。第三,是基本的人品标准,这在哪里都是一样的。 (全场鼓掌)

本届文化讲坛以“全球视野与中国智慧”为主题,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当今时代是一个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文化多元化的时代,当今世界正处在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时期,当今中国正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的方式、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如何在复杂多变的国际形势下积极妥善应对,争取有利发展的环境;如何在激烈的综合国力竞争中掌握主动,发挥优势,赢得先机;如何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加快发展自己……这些,无不考验着中国的智慧。

解放日报记者吕林荫:请问陈健先生,最近有一部描述中国饮食文化的纪录片 《舌尖上的中国》热播,并亮相戛纳电影节,请问您怎么看待这种以文化的魅力向世界呈现中国的方式?中国现在在国际社会上常以经济实力为人们所瞩目,我们独特的文化又该如何作为?

朱民:感谢复旦!我觉得我为复旦做的事情很少,非常惭愧。所以我现在努力多参加些活动,也算是种弥补。

新闻晨报记者徐颖:最近有国内学者谈到,美国重返亚太地区,周边一些国家对我动作频频,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和平崛起的外部环境已经发生了变化,战略机遇期已经终结,好日子到头了。请问三位嘉宾,我们的好日子是不是真的到头了?

图片 9

本文由鸿运彩票发布于学信档案,转载请注明出处:自个儿对北大有着深入的多谢之情,讲坛实录

关键词:

上一篇:展群英风采,上医与李约瑟的渊源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