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民众不买账,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

来源:http://www.frontrowLondon.com 作者:鸿运彩票官网 人气:141 发布时间:2019-11-14
摘要:公务员[微博]“哭穷”为何同情少吐槽多:拿工资不作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四风’的开展,让社会风气焕然一新。随之而来是部分公务员‘叫苦不迭’,认为自己工资太低

  公务员[微博]“哭穷”为何同情少吐槽多:拿工资不作为。“中央八项规定的出台和反‘四风’的开展,让社会风气焕然一新。随之而来是部分公务员‘叫苦不迭’,认为自己工资太低,晒起了工资条。然而,同情声甚少,‘吐槽’颇多。这种现象也成为2014年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热议的话题。”(3月8日《现代金报》)

摘要: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来众多网民非议。当前,几乎所有涉及公务员的话题都易成敏感性话题...

公务员涨薪,你赞成吗?

  3月9日,以“公务员工资”为关键词在百度进行搜索,竟有相关结果1900余万个,由此可见社会关注层面之广泛和关注度之高。对显示的网页稍加浏览,便可发现一方是支持公务员能涨工资,另一方则是反对,呼声此消彼长。而在笔者看来,公务员“哭穷”背后的制度意义更值得关注。因为,这从另一个侧面反映了群众关注公权意识的增加,社会开放度、包容度的扩大,乃社会进步的明显标志。

  如何给公务员涨工资

公务员涨薪,你赞成吗?

  作为社会一个特定群体的公务员,其定位为社会公仆,这不但与广大民众对政府角色期望——“服务型政府”相一致,也与公务员本身工作对象、范围相一致。在这一点上,应该说目前已形成了共识。依照自己为社会所作出的贡献,按劳获取相应报酬,本为市场经济的基本准则。但由于对公务员工作的评估与考核一直是由所在的组织内部消化,既是球员又当裁判,民众只能置身事外。长期积累,便让涉及公务员加薪之类的事情成为观众爆发不满情绪的宣泄通道。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

公务员群体诉苦称工资低,其他民众不买账

  因此,以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为重点,从制度上对公务员的工作能力、绩效、应获取报酬进行规范,加强与公众进行交流平台与通道的建设,其作用不言而喻。

  两会期间,有政协委员提出“给公务员涨工资”的提案引来众多网民非议。当前,几乎所有涉及公务员的话题都易成敏感性话题,触发公众敏感神经,引发有关社会不公的热议。

本报记者 王帝 实习生 高培蕾

  公务员哭不哭穷,不能由其自身来进行判断,应该通过一系列的制度设计来加以确定。正如罗尔斯在《正义论》中所坦言,让最后一个分粥的人来给自己分粥,就基本能保证前面分配的公平性,因为他必须要保证自己的碗在最后分配中有粥。所以制度设计应该由多方参与,尤其是等待分粥的一方必须广泛参与才行。

  那么,公务员到底该不该涨工资?

“工作6年,还得啃老。”郭瑞苦笑着说。郭瑞是甘肃省张掖市一名基层公务员,在校期间他品学兼优,工作以后也一直很努力。但已到“而立”之年的他,竟然还是一名“啃老族”。“曾经考上公务员的荣耀和热情,被不到3000元工资的冷水冲刷得一干二净”。

  公务员加不加薪,不能由一时的社会舆论左右,应该客观审视近年来经济发展水平与公务员队伍收入水平是否相匹配。不可否认,现在的公务员队伍中的确存在一部分人拥有一定甚至相当的灰色收入,但事实上,更多基层公务员仅仅只是从事程序性的工作,而不掌握资源分配权力,其获取灰色收入的渠道有限甚至为零。所以,不能也没必要去一味指责公务员不作为,因为那毕竟是少数。从制度上去规范其工作要求,这才是最重要的。

  有部委正科级公务员在网上晒账本,显示月入5400元,其中半数只够交房租,收入可谓寒碜;更有基层公务员吐槽:一个月全部工资2700元,到卡工资是1830元。两会上某位80后村官当着大家的面诉基层公务员之苦。但部分公务员群体的相对低待遇却得不到民众广泛理解。

与郭瑞一样的年轻公务员有许多,随着新一轮公务员薪酬改革的进行,公务员工资改革正成为社会关注焦点。一方面,自2006年至今,公务员工资连续7年未涨,但物价却持续上涨,一些基层公务员生活压力日益增大。另一方面,公务员工资信息不透明,一直引发公众“吐槽”,甚至被认为有“撒娇哭穷”的嫌疑。

  公务员到底应该取得何等层级的薪资收入,社会早有定位,这里无须累述。但公务员群体到底应该取得多少收入,其是否与其业绩相当、是否与公众接受度相适应、是否与其支出相一致,这些都是制度应该明确的地方。

  应该看到,公务员涨工资不只是内部公平问题,而是社会公平问题。所以回答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之前须回答两个根本性问题:

公务员到底该不该涨工资?在这个问题上,公务员群体与其他民众的看法迥然不同。

  文/谢文鸿

  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公务员诉苦:工资确实低,说了没人信

  首先是如何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

“我现在每个月到手的工资是不到3000元,我们这里房子均价在5000元以上,估算一下,要想买到房,得不吃不喝15年啊。”郭瑞苦笑着向中国青年报记者介绍,对于自己目前的工资水平,他表示,很多情况下都羞于启齿,“出去也不好意思说,反正说了别人也不信”。他现在买的房是父母赞助的,连月供有时还得靠父母接济。“比上差得远,比下差不多,这就是我们工资的真实写照。”郭瑞感叹道。此外因“八项规定”的影响,奖金、福利等都消失了,感觉中秋节也过得十分“寡淡”。

  我国建立公务员体系是改革开放的重要举措,是建立现代行政体系重要一步,由此方能实现国家治理能力的现代化。《公务员法》从1986年起草到1993年颁布,发展至今仍有不尽人意之处,比如出现人力资源配置严重扭曲的状况,俗话讲就是“忙的忙死,闲的闲死”,部分存在工作效率低下等问题;又比如工资结构不够透明化问题,隐性收入、灰色收入占比过大的问题,易引发公众“仇官”情绪。公务员体制改革从根本上是为了建立一个高效有序的行政官僚体制。其薪酬体系改革必然从属于这一目标。或者说,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最终目的,打造一个现代性的公务员体系才是最终目的。

比郭瑞购买力更低的,是“中央领导”。一位国家部委的处级官员告诉记者,尽管他已经参加工作16年,每天“早上8点上班,晚上8点不一定下班”。但眼下每月到手的全部收入是5881.7元,“也就比2013年北京市平均工资5793元高一点,比在企业同学低多了”。除此之外,每年年末还会有奖金,这就是全部。按这个水平,在北京五环外买一套房需要不吃不喝50年以上。他说:“其实老公务员家有所居,可以将就着过。年轻公务员面临诸多压力,他们可等不起。现在能当上公务员的大多都是优秀的年轻人,他们面临高房价、高物价的压力,要结婚、买房、生子,所以我支持涨薪。”

  其次是如何在下一轮收入分配改革中实现社会公平。

在网上,也不断有公务员在网上晒出工资条,表达涨薪的迫切愿望。对于此类诉苦的话,陕西咸阳市民小路听得很多。小路以前是位坚定的“反涨派”。他告诉记者,自己以前上学的时候,总以为公务员收入动辄上万。工作了以后,才发现当上基层公务员的同学经常诉苦。“以前的班长告诉我,他们基层公务员工作压力大,收入低,甚至比我这个‘学渣’收入还要低不少,所以我改变自己的看法,支持基层公务员加薪”。

  在当下社会,公务员经常会被认为是工作士气最为低落的社会群体之一,同时又被认为是最具幸福感的群体之一。这种反差导致公众诸多的误解。公务员待遇因人而异、因地而异,可谓苦乐不均。有清水衙门,有权势部门。有清官,有贪官。而多数勤勤恳恳的公务员却为少数贪官背负骂名。两会上有即将退休官员称:现在公务员里人浮于事,机构重叠,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老百姓很有意见。凭什么还要给你大幅度涨工资呢?

近日,广东省现代社会调查与评价研究院联合调研吧、问卷网和搜狐新闻中心,对13475名公众进行的“公务员该不该涨工资”在线调查,结果显示,公务员和非公务员的态度差别很大。受访的公务员群体多支持涨工资,其中43.5%的人支持给全体公务员涨工资,51.4%的人支持给基层公务员涨工资。而非公务员受访者,则只有21.9%支持给全体公务员涨工资,37.0%支持基层公务员涨工资。

  公务员加薪既要纵向对比过去的收入,也要横向对比当前社会的平均收入,同时又要符合目前经济发展水平,最后还要考虑民意的反应。任何体制内群体的收入调整都要顾及其他社会群体“相对剥夺感”的问题:凭什么单单给你涨工资?

公务员工资到底高不高?不同受访群体判断差别也很大。29.5%的非公务员认为公务员收入很高,18.5%认为公务员收入中上,11.5%认为公务员收入中等,22.2%认为公务员收入中低,18.2认为很低。

  公务员涨薪只有确立前两个根本的目标,才会涉及到如何涨的技术问题。

而公务员受访者中,仅有4.5%的受访者认为公务员收入很高,3.2%认为中上,12.2%认为中等,47.7%认为中低,32.4%认为很低。

  涨薪首先要考虑公务员内部的结构性差异,涨薪绝非一视同仁地普涨,而是有针对性地调整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否则只会拉大公务员内部的收入差距,进一步挫伤基层人员的工作士气。这是一个综合的系统工程。怎么加、给谁加,不是排排坐、分果果。公平与效率是要兼顾的两个标准。当前精兵简政成为新一届政府的首要任务。不精简人员、不削减灰色收入、不惩处害群之马,单纯提公务员涨工资当然会引发群情激愤。

民众质疑:公务员福利那么好,还要涨工资?

  公务员薪酬体系改革要解决工资结构不合理的问题,使基本工资占主体,隐性收入减少,灰色收入杜绝。让隐性收入显性,让公务员工资晒在阳光下。

人们反对公务员涨工资的主要原因,是公务员虽然基本工资不高,但各种福利优厚。

  其次,公务员薪酬体系改革要与机构改革、事业单位改革同步。改革必须起到精简优化作用,选贤任能,最终挑选出最能够为公众服务的人。向基层公务员倾斜的加薪政策切忌引发体制内各群体攀比性普涨。

河北石家庄一市民认为不应给公务员涨工资。他是一名个体户,到政府部门办事时,经常遇到“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就这种办事效率和服务态度还要涨薪,我第一个不同意。”他介绍说,以前要办一些加急的手续,不托关系、不走门路根本不行。

  中国实施的普惠型改革应让社会各阶层受益,其中也包括公务员群体。但公务员群体又和其他群体不同。作为改革制度的设计者和执行者,不能自己单方面给自己开加薪清单,加薪需要广泛地征集意见和严格的制度约束。

尽管感觉身边的公务员收入不高,但小路也认为,“在我的印象里,有部分公务员办事效率低,对待民众趾高气扬,福利好,且工作轻松,人满为患,清理还来不及呢,怎么能加薪?”

  整个公务员加薪过程必须符合程序正义。所谓程序正义包括预算的公开与透明,加薪须经过人大权力机构的审核认可,需要结合独立第三方对公务员服务效率和服务效果的考核。如此,公务员加薪才能做到让公众心服口服。

山东日照市民刘某也表示,他所遇到的公务员一个个都“清闲得要死”,根本不应该涨工资。

  长久以来,“为人民服务”的口号、“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精神早已深入人心。今后这些口号和精神仍需在公务员队伍中提倡。但精神上的需要要有,物质上的需要也要有。对于公众和纳税人而言,是否高效执政和优良服务才是考量政府、也是考量公务员队伍的最重要指标。执政效率高了、服务水平好了,公众和纳税人自然不会有怨言。

在网民墨菲看来,公务员群体灰色收入多,易滋生腐败分子。“灰色收入、福利那么多,我才不相信他们晒出来的工资条呢。要真像晒工资晒出来那样拮据,怎么不辞职?怎么解释公务员考试那么火?”墨菲不解地说道。

  给公务员涨工资不是个简单的调资政策,而是个涉及社会方方面面的系统工程。为此需要顶层设计,也需要基层沟通与接受。需要在制度上建立起完善的监督体系,建立起公平公开的考核体系,建立起与简政放权相适宜的公务员队伍。总之,给公务员涨薪不是权宜之计,而应考虑长久之策。

本次调查显示,在非公务员受访者当中,仅有36.3%的人认为“没有灰色收入”,16.0%认为“有一些,不超过正常工资”,11.8%认为“与正常工资差不多,各占一半”,35.9%认为“有很多,超过正常工资”。而在公务员受访者中,多达82.1%的人认为没有灰色收入,仅有4.5%的人认为灰色收入有很多,超过正常工资。

  (原标题:媒体称公务员涨薪须有针对性 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

网友“随意”认为,公务员工资不够透明,公务员各种福利、补贴被神化,使得公众猜测与误解无法消除,更加难以获得公众的普遍理解。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周志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由于公务员收入不太透明,造成公务员内部也存在着很大争议,各地方、各行业的公务员都觉得不公平。

更多

在调查中,支持公务员工资信息向社会公开、透明的受访者达到了82.05%。无论是公务员涨薪的支持者还是反对者,在透明化这一要求上,达成了共识。

专家:公务员薪酬改革不应该一涨了之,应兼顾社会公平

“高薪养廉”一直是公务员加薪的一个理由。在目前条件下,“高薪养廉”是否可行,能否达到“养廉”效果,本次调查显示,公务员受访者中,70.2%的人认为可行,非公务员受访者中,超过半数的人认为不可行。综合上述调查结果,可以发现公务员群体尽管普遍期待高薪养廉,但普通民众的认可率并不高。

网友“DragonZed”说,“待遇低没错,但先透明收入,先反腐,先提高公务员服务质量,再来谈涨薪”。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廉洁研究与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教授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种观点代表了社会的普遍心态,“十八大以后,反腐成效显著,按照国家制定的反腐规划,我们能在2017年遏制腐败势头,建成廉洁吏治,之后再谈公务员涨薪的条件就具备了。”任建明解释道,其实在政府全面改革的工作部署里面是有这方面内容的,目前确实已经开始研究新的公务员的工资、福利制度了。

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院长白智立认为,“高薪不一定能100%养廉,但是低薪一定会造成大规模腐败”。他强调,长时间低薪肯定不能养廉,“不能指望一群饿着肚子的人去看管食物”,甚至会引发大规模的腐败。此外,长期低薪酬待遇使得基层公务员工作积极性下降,由此引发的群众不满会愈演愈烈,形成一种恶性循环。“所以,要把握好公务员涨薪的时机”。

但国家行政学院公共管理教研部教授汪玉凯认为,中国目前的收入分配制度不合理,贫富、地区、行业差距都很大。单独谈论公务员涨薪,易引起公众的不满。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月收入低于4000元的群体,占受访者的74.91%。调查中也有网民留言表示质疑:“我们的收入如此低,收入分配改革尚未惠及我们,难道涨薪也要让公务员先行?”

白智立教授认为,这种情况表明,公务员的薪酬改革中出现的争议,很大情况下可以看出是群众对社会公平的追求。“反对的人里面,有的人比公务员拿的还少,特别是一些地方政府,比如说乡镇,如果当地人的收入就很低,而公务员的收入又高出许多,当地人的公平感就降低了”。

“所以公务员薪酬改革不应该一涨了之,应该兼顾许多社会公平的因素。”汪玉凯说。

本文由鸿运彩票发布于鸿运彩票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其他民众不买账,以削减内部结构性差异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