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游学怎样游学兼得,只游不学成套路

来源:http://www.frontrowLondon.com 作者:出国教育 人气:129 发布时间:2019-10-05
摘要: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暑假里,“游学”日渐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热门选择。游学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积极作用;游

  实习编辑:王雨欣 责任编辑:赵润琰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暑假里,“游学”日渐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热门选择。游学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积极作用;游学热,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体现。与此同时,游学产品价格、项目内容、安全保障等方面问题,也日益受到人们关注。

其实,国家教育部早在2014年颁布《中小学学生赴境外研学旅行活动指南》,对“寓学于游”做出了明确的指导意见:境外研学旅行的教育教学内容和学习时长所占比例一般不少于在境外全部行程计划的二分之一。

图片 1图片源于网络

同时,游学热之中还有盲目攀比的情况:别人家的孩子去国外,自己也得去;别人去远程,自己也得去;别人坐飞机,自己也要坐飞机……“这样的攀比会加重家庭的负担。”戴斌建议,“整个社会,包括旅行社和家长、孩子,都应对游学有一个客观理性的态度,因人而异、不应跟风攀比。”

对境外游学,家长也要有正确认识。“不要盲目跟风,适合的才是最好的。”姚钊建议,家长应综合考量孩子的性格特点、适应调整能力、沟通表达能力、独立生活能力、语言水平能力等因素,结合对孩子参加游学活动的预期收获进行整体评估,要和孩子提前充分沟通并共同做好游学功课。

  游学能增长见闻、提高素质、激发志向,但应理性对待,避免跟风攀比

核心阅读

海外线路引攀比

  “我们孩子去年报团参加国外游学,‘游’得太多,‘学’得太少,两周的行程,走马观花,几乎是名校‘一日游’。孩子疲惫不堪,收获也有限,但价格不菲。”一位家长吐槽。

近几年,去国内外各地“游学”或曰“研学旅行”日益流行。打开某知名旅行社网站可以发现,“游学”和“跟团游”“自由行”等旅游项目并列,被单设为一个栏目。“英国剑桥牛津15天夏令营”“呼伦贝尔7天6夜亲子营”“游学类清北名师夏令营”……100多项在售的国内外各类游学产品五花八门,产品来自20多家不同的机构。

国内游过时?

  北京市民刘先生,也遇到了相同的烦恼。“孩子说,隔壁雯雯暑假去了日本游学,同班的淘淘去了欧洲,而他只去了张家口姥姥家玩儿……”刘先生很无奈,动辄三四万元的团费,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但看着渴望出国游学的儿子,他只好保证:“明年暑假一定让你出国游学!”

“加强监管部门的国际合作,同样非常重要。”戴斌认为,越来越多的学生到境外去游学,家长最为担心的是品质和安全问题,加强国际监管合作,能更好地为学生游学织密“安全网”。

如何不被坑?

  同时,游学热之中还有盲目攀比的情况:别人家的孩子去国外,自己也得去;别人去远程,自己也得去;别人坐飞机,自己也要坐飞机……“这样的攀比会加重家庭的负担。”戴斌建议,“整个社会,包括旅行社和家长、孩子,都应对游学有一个客观理性的态度,因人而异、不应跟风攀比。”

建议制定行业标准、严格资质管理、加强立法规范等,为游学织密“安全网”

家住常营的市民冯蕊说,最近朋友圈里都是家长晒娃游学的照片,便决定去游学机构给孩子报个名,简单了解后选了一个“美西寄宿真空插班11天”,花了2万8,但孩子回来后只说“挺好玩的”,但学习方面收获并不多,因为“一些课听不懂”,英语口语也没见进步。

  近些年,随着游学成为一个热门的假期项目,让不让孩子去游学,甚至去不去国外游学,成为不少父母面临的新选择。

“总的来说,游学是一件好事。参观革命圣地或者历史文化古迹,能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了解祖国优秀传统文化;走出国门,能了解异域文化、开拓视野、增长见识;到野外接受生存训练,能够强健体魄、增强团队协作意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游学对大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通过旅游来增长见闻、提高素质很有效果。

出去能学啥?

  游学成为不少中小学生假期生活选择,参与学生呈低龄化趋势

“我们游览了故宫、长城,坐了高铁、地铁,参观了北大、清华……太棒了!我以后也要到北京上大学!”正在清华校园里参观的河南农村小学生豆豆,提起北京之行赞不绝口。

记者走访多家游学机构和旅行社发现,欧美国家两周左右的线路价格区间在28000元至45000元不等,亚洲国家的一周产品通常在5000元至15000元不等,“国际课堂”“全真插班”和“名校参访”是最主要的三类产品。

  “其次,既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同时对于游学的组织者,应该由教育和旅游行政主管部门进行规范管理。”戴斌建议,最好出台具备资质机构的正面清单,对于不能够按标准来执行的组织者,实现负面清单制度。

“组织游学的机构太多:公私立学校、教育培训机构、旅行社、留学中介机构、专职游学机构、网络电商平台……各种各样,也不知道这些机构到底有没有资质,安全性如何?”一位正为孩子挑选游学项目的家长困惑不已。

游大于学藏猫腻

  日前,一则网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杭州的孙女士这个暑假花了三个月工资,让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游学活动。因为她得知,小学6年里,全班只有她儿子一个人没出过国。

记者致电某著名教育培训机构咨询暑期境外游学项目,客服人员说:“因为人员爆满,暑假所有境外游学项目均已售罄。”浏览其网站,“‘十一’游学早规划,亲子同行共成长”的广告已经在首页挂载。

一名旅行社工作人员说,多数家长选择走得更远、价格更贵的欧美游学路线,便宜的路线往往遇冷。

  的确,游学不同于普通的旅游产品。目前,行业门槛较低,缺乏规范和标准,游学组织机构、从业人员的资质都缺乏审核。

洪明则补充说,“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对机构资质、服务规范等内容进行明确规定,确保对研学旅行的监管有法可依。”

本报记者 潘福达

  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暑假里,“游学”日渐成为不少中小学生的热门选择。游学是学校教育的有益补充,对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有积极作用;游学热,也是人们生活水平提高的一个体现。与此同时,游学产品价格、项目内容、安全保障等方面问题,也日益受到人们关注。

日前,一则网文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杭州的孙女士这个暑假花了三个月工资,让读小学六年级的儿子参加学校组织的游学活动。因为她得知,小学6年里,全班只有她儿子一个人没出过国。

劲旅咨询近日发布《2017游学市场报告》称,2016年,国际游学市场超70万人,同比增长40%,市场规模达190亿元,同比增长58%,游学市场近年来增速加快。

  “首先,要制定相应的标准。”戴斌说,教育部等11部门曾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美中不足,这只是个政策性文件。研学旅游究竟怎样设置内容,收费标准如何,如何保障安全?都应该有相应的规范,最好能够出台国家标准。

“首先,要制定相应的标准。”戴斌说,教育部等11部门曾印发《关于推进中小学生研学旅行的意见》,起到了积极作用,但美中不足,这只是个政策性文件。研学旅游究竟怎样设置内容,收费标准如何,如何保障安全?都应该有相应的规范,最好能够出台国家标准。

此外,游学前应签书面合同,合同中的项目、活动效果、吃住行游的标准,细到飞机、车船和酒店级别等细节都应写入合同。

  “我国现有K12阶段(即幼儿园—12年级)人数约1.8亿,游学、夏令营参与比例预计在5%左右,近1000万人次。预计三年内,参与比例有望达到10%以上,前景广阔。”携程旅游日前发布的《2017—2018年度中国游学旅行报告》称,“越来越多中国家庭青睐去国外参加游学、营地类旅游,2018年预计规模达到100万人次,收入超过300亿元。”报告还指出,“游学业务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成长。”同时,价格更亲民的国内游学的增长率是出境游的2倍以上,达到120%,人均团费在4200元左右。

游学成为不少中小学生假期生活选择,参与学生呈低龄化趋势

产品选择要心细

  天津的李女士,儿子读六年级,今年暑假去了澳洲游学。从三年级开始,几乎每个假期,儿子都要参加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孩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也提升了团队意识和自理能力。”李女士说,只要在家庭经济条件能承受范围内,她都会支持孩子多出去开阔眼界。

“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游学,孩子的年龄都向低龄化发展。”携程游学平台负责人张洁说,“用户数据显示,2017—2018年度,用户初次体验海外游学平均年龄在12.1岁,初次体验国内游学产品平均年龄在8.8岁。相比2015—2016年度分别下降0.8岁和1.2岁。”

“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近日,一篇文章在社交网络上刷屏:月薪三万元出头的妈妈因为五年级的女儿出国游学,甚感压力,因为一趟10天的美国游学就要两万元。

  建议制定行业标准、严格资质管理、加强立法规范等,为游学织密“安全网”

“当然要肯定游学活动的合理性。”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洪明看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传统,让孩子走出校门,走进社会、自然,是重要的学习方式,也是学校课堂的有益补充。

一家国际学校咨询第三方平台运营负责人透露了游学产品的“潜规则”:参观校园环节中,不少国外大学的公共空间是可以租借的,有些教育机构租下这些大学的公共空间,然后请外国人上一些非本高校的课程;美国有一些家庭专做中国学生生意,自家的小楼住几十个中国学生,一屋子中国人很难有与外国人交流的机会。

  “我们游览了故宫、长城,坐了高铁、地铁,参观了北大、清华……太棒了!我以后也要到北京上大学!”正在清华校园里参观的河南农村小学生豆豆,提起北京之行赞不绝口。

游学能增长见闻、提高素质、激发志向,但应理性对待,避免跟风攀比

戴斌说,国内应借鉴国外成熟经验,可以尝试把境外游学纳入出国旅游范围内管理,与游学热门国家签订协议,确保游学过程安全。

  “当然要肯定游学活动的合理性。”在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研究员洪明看来,中国自古以来就有“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的传统,让孩子走出校门,走进社会、自然,是重要的学习方式,也是学校课堂的有益补充。

“游学对于中小学生的成长来说,不仅仅是增长见识而已。”北京大学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认为,“我们在研究中注意到,变化的环境能够给孩子脑部细胞带来刺激,提高其思维能力。”卢晓东说,游学还有助于启发某种志向,“比如,参加北大清华游、哈佛耶鲁游,在厚重、悠久的校园里,孩子能够隐约地生出某种志向,产生对文明、知识的崇拜,这极有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说起给孩子报名的英国游学经历,杨女士气不打一处来。她说,旅行社承诺的各项服务都缩了水:说“国际学生陪读”,其实就是有几个外国人来陪孩子聊天;所谓的“全程国外名师课堂展示”,其实课上讲的内容和国内的外教课没啥差别;提到的“全面接触英国文化”,事实上吃住都在华人开的中餐馆和旅店,学校只是转了一圈。

  “去年参加山区体验夏令营,我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更理解父母的辛苦,也学会了感恩、不怕困难的生活态度。”北京孩子小赵说。

的确,游学不同于普通的旅游产品。目前,行业门槛较低,缺乏规范和标准,游学组织机构、从业人员的资质都缺乏审核。

“境外游学组织方还没有专门资质认证,从监管主体看主要由工商和旅游部门负责,教育部门几乎没有介入,游学机构、从业师资的资质审查和游学内容,基本处于无人监管状态。”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说,行业规范不清晰,监管不力,会滋生虚假宣传、责任欠缺、收费过高等问题。

  “加强监管部门的国际合作,同样非常重要。”戴斌认为,越来越多的学生到境外去游学,家长最为担心的是品质和安全问题,加强国际监管合作,能更好地为学生游学织密“安全网”。

“我国现有K12阶段(即幼儿园—12年级)人数约1.8亿,游学、夏令营参与比例预计在5%左右,近1000万人次。预计三年内,参与比例有望达到10%以上,前景广阔。”携程旅游日前发布的《2017—2018年度中国游学旅行报告》称,“越来越多中国家庭青睐去国外参加游学、营地类旅游,2018年预计规模达到100万人次,收入超过300亿元。”报告还指出,“游学业务以每年超过100%的速度成长。”同时,价格更亲民的国内游学的增长率是出境游的2倍以上,达到120%,人均团费在4200元左右。

白领万先生也说,现如今参加国内夏令营都“过时”了,让孩子出国走一趟才是“主流”,儿子周围七八成的同学都游过学,“如果不给孩子报一个,他和小伙伴们都没话聊。”

  “游学对于中小学生的成长来说,不仅仅是增长见识而已。”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教育学院研究员卢晓东认为,“我们在研究中注意到,变化的环境能够给孩子脑部细胞带来刺激,提高其思维能力。”卢晓东说,游学还有助于启发某种志向,“比如,参加北大清华游、哈佛耶鲁游,在厚重、悠久的校园里,孩子能够隐约地生出某种志向,产生对文明、知识的崇拜,这极有可能改变孩子的一生。”

葛亮亮 赵婀娜

国外的一些国家对游学有专门的条文,对机构资质、服务规范、师资监管等都有明确规定:例如在日本,主办单位必须在游学前做好活动规划,要求阐释清楚活动目的和预期的教育成效,务必在出行前做好学生的安全教育,活动结束后还要对每个细节作出评价。

  当然,游学热之中也存在着一些不规范的现象,同样值得关注。“有些机构发展研学旅游,过于强调经济导向、旅游线路安排,对游学过程中教育、科技、文化、民俗等方面的重视程度相对比较薄弱。”戴斌举例说,到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游学,并不只是看看而已。要想达到预期效果,必须对组织者和接待人员有相应的要求。孩子们去看一个科技馆,是走马观花地看,还是请专业的科普人士做讲解,差别很大。他认为,“在这些方面,游学项目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近些年,随着游学成为一个热门的假期项目,让不让孩子去游学,甚至去不去国外游学,成为不少父母面临的新选择。

“相关条文并未对于‘教育教学内容’进行进一步明确定义,引发了后续实践过程的争议,给了不良商家钻空子的空间。”携程海外游学负责人姚钊说,最容易和“游”混淆的就是“现场教学课堂”这一块,比如大英博物馆或者卢浮宫等景点,既是游学团必去参访之处,也是普通旅游团会涉及的热门景点。是走马观花的常规旅游,还是“寓学于游”的学习之旅,这是考验游学承办机构产品功力和资源实力的重要因素,值得家长重点关注。

  “无论是国内还是海外游学,孩子的年龄都向低龄化发展。”携程游学平台负责人张洁说,“用户数据显示,2017—2018年度,用户初次体验海外游学平均年龄在12.1岁,初次体验国内游学产品平均年龄在8.8岁。相比2015—2016年度分别下降0.8岁和1.2岁。”

当然,游学热之中也存在着一些不规范的现象,同样值得关注。“有些机构发展研学旅游,过于强调经济导向、旅游线路安排,对游学过程中教育、科技、文化、民俗等方面的重视程度相对比较薄弱。”戴斌举例说,到博物馆、美术馆、科技馆游学,并不只是看看而已。要想达到预期效果,必须对组织者和接待人员有相应的要求。孩子们去看一个科技馆,是走马观花地看,还是请专业的科普人士做讲解,差别很大。他认为,“在这些方面,游学项目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诱人的市场蛋糕不仅吸引了学校合作项目纷至沓来,各类商家也不断冒头,既有旅行社,也有教育机构,还有二者相互融合的新兴机构,游学产品良莠不齐。

  记者致电某著名教育培训机构咨询暑期境外游学项目,客服人员说:“因为人员爆满,暑假所有境外游学项目均已售罄。”浏览其网站,“‘十一’游学早规划,亲子同行共成长”的广告已经在首页挂载。

“其次,既要发挥市场的作用,同时对于游学的组织者,应该由教育和旅游行政主管部门进行规范管理。”戴斌建议,最好出台具备资质机构的正面清单,对于不能够按标准来执行的组织者,实现负面清单制度。

“美国常青藤名校游学营”“英国顶尖贵族公学暑期拓展”“澳洲暑假亲子夏令营”……游学机构推出遍布世界各大洲的花式游学线路,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组织游学的机构太多:公私立学校、教育培训机构、旅行社、留学中介机构、专职游学机构、网络电商平台……各种各样,也不知道这些机构到底有没有资质,安全性如何?”一位正为孩子挑选游学项目的家长困惑不已。

图片 2图片 3

一到暑期,国外游学、出境夏令营游等活动越来越火爆,家长趋之若鹜大方买单,但动辄万余元的费用让人感慨出国游学成了“碎钞机”。但花了钱,学生游学又能有多少收获?行业无标准、缺行规,又缺乏市场监管主体,让不少孩子遭遇了走马观花式的“伪游学”。

  洪明则补充说,“应出台相关法律法规,对机构资质、服务规范等内容进行明确规定,确保对研学旅行的监管有法可依。”

北京市民刘先生,也遇到了相同的烦恼。“孩子说,隔壁雯雯暑假去了日本游学,同班的淘淘去了欧洲,而他只去了张家口姥姥家玩儿……”刘先生很无奈,动辄三四万元的团费,对他来说不是小数目,但看着渴望出国游学的儿子,他只好保证:“明年暑假一定让你出国游学!”

  “总的来说,游学是一件好事。参观革命圣地或者历史文化古迹,能接受爱国主义教育、了解祖国优秀传统文化;走出国门,能了解异域文化、开拓视野、增长见识;到野外接受生存训练,能够强健体魄、增强团队协作意识……”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表示,从国际经验来看,游学对大中小学生的健康成长都有积极的促进作用,通过旅游来增长见闻、提高素质很有效果。

“去年参加山区体验夏令营,我感受到了生活的不易,更理解父母的辛苦,也学会了感恩、不怕困难的生活态度。”北京孩子小赵说。

  近几年,去国内外各地“游学”或曰“研学旅行”日益流行。打开某知名旅行社网站可以发现,“游学”和“跟团游”“自由行”等旅游项目并列,被单设为一个栏目。“英国剑桥牛津15天夏令营”“呼伦贝尔7天6夜亲子营”“游学类清北名师夏令营”……100多项在售的国内外各类游学产品五花八门,产品来自20多家不同的机构。

暑期游学,如何游学兼得

天津的李女士,儿子读六年级,今年暑假去了澳洲游学。从三年级开始,几乎每个假期,儿子都要参加学校组织的研学旅行。“孩子开阔了视野、增长了见识,也提升了团队意识和自理能力。”李女士说,只要在家庭经济条件能承受范围内,她都会支持孩子多出去开阔眼界。

“我们孩子去年报团参加国外游学,‘游’得太多,‘学’得太少,两周的行程,走马观花,几乎是名校‘一日游’。孩子疲惫不堪,收获也有限,但价格不菲。”一位家长吐槽。

今年预计规模达100万人次,收入超过300亿元,规范性安全性还需加强

本文由鸿运彩票发布于出国教育,转载请注明出处:暑期游学怎样游学兼得,只游不学成套路

关键词:

最火资讯